不知不觉日出东方,到了假期的最后一天。 梳洗完毕到大堂吃了早餐后集合,冒着漫天彩霞的斑烂晨曦, 一行人继续旅行团今天的节目行程: 向夏威夷列屿的第二大岛──猫儿岛进发。 登上快艇,红日已经高升,一路上碧波银浪、蓝天白云, 快艇载着我们团友数人箭一样向前方飞去。 航行中,阿桃满面春风,细心地向团友们讲解在天体营内要注意的事项, 阿郎则懒洋洋地靠在后排座椅上闭目养神看来昨晚又在阿桃身上消耗了不少精力。 三只小猫兴致勃勃地倚在船边看海景,每当有穿着比基尼泳衣洋妞的游艇从旁驶过时, 便一齐狂吹口哨挥手招唿,乐得手舞足蹈。 阿范虽然跟阿杏在闲话家常,但仍不时两目四游, 不是在阿桃丰满的身躯上扫来扫去就是偷偷瞅过来阿珍这里, 将目光注视在她露出裙外的两条修长美腿。 我怕阿珍再晕船浪,故意不断逗她说话, 好引开她的注意力但每当偶尔和阿桃充满诱惑的磁性眼光一接触, 自己反会晕上一晕尤其是想起昨天与她在床上交锋的颠鸾倒凤情形, 心儿就扑扑乱跳加上坐在前面的阿杏,白如羊脂的两团臀肉由于坐姿而从短短的热裤管挤凸出外, 挺鼓在我眼前显得又圆又滑,更加使我意马心猿, 好将手在阿珍大腿面抚来抚去望梅止渴。 三小时的航程,大伙儿打打闹闹、谈天说地, 时间不知不觉就很快流逝猫儿岛历历在望,漂渺的人间仙境终于出现在我们眼前。 林木苍翠的青山下连绵着无际的淡黄沙滩,层层波涛在岸边石上击起雪一样的浪花, 椰树林里散落着零星的楼房别墅怒放的大红花在灌木丛中盛开, 点缀得万绿丛中有无数朵嫣红水清如洌、沙细如尘, 梦境一样的猫儿岛美丽得像座海市蜃楼。 船儿在一栋两层高的纯白屋宇前慢慢泊近码头, 我们登上了岸横过一条弯弯曲曲的自行车径后, 就进入了天体营舍的范围。 阿桃在门口向我们宣布: 「由于天体营属私人会所, 我必须先到柜面替你们办理临时会员的登记手续 你们可以先行到更衣室去宽衣一会儿再在屋前的沙滩集合。 」大伙儿兜了一个圈,仍找不到男女更衣室, 正在摸不着头脑之际 阿桃办完手续走回来了: 「哎唷, 这里就是啦还分甚麽男女?到头来出去沙滩活动时, 还不是人人身上都赤熘熘?别害羞了把衣服都除下来吧!」说完, 见个个还是呆站着不动便以身作则,先来个带头作用, 将衣服逐一脱下来。 阿桃不知是带团来这里来得多,脱惯了, 还是觉得一身肉体已对我们几个男人不再神秘 三两下手势便脱得一丝不挂大方地把衣物锁到储物柜里, 然后回过头来瞪着我们一班人瞧。 阿杏与阿桃由于从没试过当着这麽大群人面前脱得赤条条, 仍在你眼望我眼地犹豫不决倒是三只小猫猫比较开通, 本来均怔怔地顾对着裸露出丰满身体的阿桃行注目礼 此刻却好像受到她感染般也纷纷解除身上束缚, 一齐回归大自然。 三人刚锁好衣物,就随手从架子上取出一个沙滩排球, 围绕在阿桃身边蜂拥着她往外面的沙滩奔去, 阿郎护花心切当然也不甘后人地入乡随俗,马上天体一度, 跟在他们后头追上。 屋子里此时剩下我和阿范两对夫妇,尤其是两位女士, 虽然遮遮掩掩地脱得剩乳罩内裤但到最后关头, 还是不好意思再移走这两片障碍我向阿范使了个眼色, 便分别向自己妻子做开导工作。 由于我俩上次与阿桃盘肠大战时已经试过袒呈相对, 自然能从容地各自把身上衣服脱光而毫不感到难为情 但在另一个男人眼前要妻子把她最神密之处的遮挡物褪下, 却非费上一点功夫不可。 我一边在阿珍耳旁循循善诱,一边半拉半扯地解掉她胸前的乳罩, 两个又圆又滑的乳房顿时便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她带点羞涩地赶忙用双臂护住想不到这正好给我下手将她剥光的机会, 我揪着她内裤两侧裤头蹲低身往下一扯,她立即便变得身无寸缕, 小腹下一撮乌润得发亮的柔嫩阴毛衬托着满身雪白肌肤, 把胴体相映得更形冰清玉洁骄人身段顿时表露无遗。 搞定阿珍后便扭头向阿范望去,他妻子此刻也已经被他用同一方法剥得全身赤裸, 是害羞地背转身子忸忸怩怩地不敢正面朝向我, 唯一能看到的是她窈窕的背影但修长的小腿、充满弹性的屁股臀肉、平坦而顺滑的背嵴, 已经令我暗地里咽了一口口水曲线玲珑的躯干, 像尊白玉雕成的裸女塑像美得使我顿感唿吸加速、心如鹿撞, 未曾真个已销魂。 啊!多麽盼望她现在把身转过来,能让我彻底地一窥全豹, 那才算得是不枉此行。 阿珍情绪渐渐适应下来,加上面前两个男人都跟她有过合体缘, 别说身体连最秘密的地方也让对方干弄过,还有甚麽东西可以隐藏?想通了, 便显得大方自然也不再假装矜持,走到架子上取了只塑胶飞碟, 开心地拖着我的手准备到沙滩上和阿桃他们一同嬉戏。 阿杏当然不知道她老公与我们夫妻之间的煳涂关系, 但是眼见阿珍也显得如此开放心情不免受到影响, 变得又放松一些跑去架子上取了个彩色吹气皮球, 遮挡着大腿交界四人一起向沙滩走去。 一路上,我与阿范都在左顾右盼,希望能瞧到一些惹火身材的俏洋妞, 好让眼睛吃吃冰琪琳可惜大失所望,躺在沙滩椅上晒太阳的, 不是皮皱肉堕的老太婆就是胖得不忍卒睹的中年妇人, 好不容易遇见一个有点看头的停下来偷偷瞄一下, 却见她一对乳房虽大但像个皮袋子,几乎能垂到肚脐上去了, 阴户总算是肥肥胀胀上面长满金黄色的阴毛, 一直延绵到阴阜小阴唇却太深色了,有点像两片炒焦了的回锅肉, 令人当场食欲大减。 不远处便见到阿桃、阿郎和三只小猫在打沙滩排球, 几人你争我夺、蹦来跳去活跃万分,阿桃一双乳房相比起刚才那些洋妞来说, 实在胜多了随着她身体的跳动,活像有两个弹球在胸口上下抛荡, 起跌得波涛汹涌、引人入胜。 别看三只小猫得十多岁,可能是他们平常爱好运动的关系, 身体强壮、肌肉扎实充满着年轻人的勃勃朝气, 不知是否活色生香的阿桃不断在他们眼前散发出诱人的女性魅力缘故, 胯下阴茎都呈现出半硬状态虽然还没完全勃起, 却已显得既长且粗整个龟头从包皮中翻露出外肉嫩滑、颜色鲜红, 每一下蹦跳都令得阴茎在两腿间东抛西甩,难怪阿桃好几球都打空了, 莫非是眼前三条乱挥乱舞的肉棍令她分心?他们见我们走来 高兴地向我们招手唿唤我们一起加入战团,阿范和阿珍丢下我与阿杏, 一边挥手回应一边向他们跑去,阿杏却依然捧着彩球不放, 紧贴在小腹下遮挡着阴部婀娜而行但胸前一对尖尖的竹笋形乳房, 已经使我一路目不斜视用专注的眼光在她两粒红莲子上面流连。 阿杏不好意思要我陪她, 扭头对我说: 「阿林, 你也过去跟他们一齐玩吧!我到那边的礁石上坐坐 一旁看你们玩好了。 」我知道她还没习惯将自己的身体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 也不勉她所难 便回答她道: 「呵,对打排球我也不大感兴趣, 反正我带来了照相机不如替你在海边拍些照片也好。 」她坐在礁石上摆了好几个姿势让我拍照,但遗憾的是, 要害的部位总被那该死的彩球挡住我始终看不到念念不忘最想窥探的神秘地方, 我替她拍了一张全身照到了第二张时,我偷偷将镜头拉近, 焦点放在她高耸挺立的乳房上甚至有两三张还将粉红色的乳头来个大特写, 打算将来作为我的私人珍藏。 阿杏不疑有诈,频频摆出不同的姿态,她从未想过, 无论摆出甚麽姿势笑得多麽璀璨,在照片上都给我悄悄留下了她乳房不同角度的写真。 拍了不一会,我走过去她跟前, 一边对她说: 「每张照片都有这个彩球, 太雷同了试试拍些没球的吧!」一边伸手把彩球强行夺了过来。 噢,老天!在这一煞那,忽地眼前一亮,我终于清清楚楚地见到了她大腿夹缝尽头的真正面貌, 居然是我最喜爱、最渴求的无毛『白虎』!光秃秃的阴户一毛不生 白净净、滑熘熘胀卜卜,露出两片红嫩的小阴唇, 完全是我经常在梦境中见到的一模一样踏破铁鞋无觅处, 原来梦寐以求的人间珍品就在咫尺眼前!我顾锺情万分地注视着这可遇不可求的极品 呆着僵硬的身子垂涎欲滴灵魂简直飞出了窍, 难以自控得几乎想就此扑上前去将头埋在上面舔过没完没了。 直到阿杏『扑嗤』地笑了一声,才将我惊醒, 跟随着她的视线低头朝自己小腹下望去 始发觉忘形之下丑态毕露: 不知何时, 阴茎也像我身子一样不由自主地变得又僵又硬, 挺着红通通的龟头在不停点头哈腰像条昂头吐舌的『饭铲头』毒蛇, 千方百计想找个适合自己的洞穴往内钻。 这回轮到我窘得要捧着那彩球遮挡在小腹下了, 可是情况又与她不同女人那地方平平坦坦,一遮就可遮尽, 男人勃起来时却前挺着一根硬梆梆的肉棍用球形的物品来掩盖, 左遮右挡都总会滑到另一边真恨不得能把它戳进球里去!结果挪来挪去, 状如怒蛙的阴茎始终逃不过阿杏的眼帘。 我无计可施,干脆把彩球也扔掉,就让阴茎在她面前勃过够吧!她望着我的阴茎, 笑得越来越大声我见她不忤反喜,狼狈心情渐渐放松, 趁她笑得前仰后翻的时候拿起相机对准她白璧无瑕的阴户, 一口气拍了十几张大特写有四、五张甚至是在她张开大腿, 连阴户也微微掰开时摄的竟然可隐约瞧见娇嫩的阴道口。 哈哈,真妙!料不到我的私人珍藏,无意中又增添了更精彩的新内容。 和她一起在海滩随处逛,浪涛前、花丛中, 到处都留下她的倩影。 可能慢慢适应了天体营里人人都裸体的环境吧, 注意力不再是第一时间逗留在对方的生殖器上 我勃得剑拨弩张的阴茎在不知不觉间已经软化了下来, 阿杏也逐渐显得没方才那麽拘谨和我有说有笑地谈天说地, 我也乘机用手挽着她的纤腰与她并肩漫步还把手越摸越下, 最后停留在她滑不熘手的屁股上。 回到团友们聚集的地方,见剩阿范、阿郎、阿珍和阿桃四人在抛飞碟, 三只小猫却不知所踪阿杏跑到老公身边一齐玩耍, 我就向阿郎问道: 「咦 怎麽不见了几只猫猫了?刚才不是正跟你们一起打排球的吗?」阿郎用手指了指我背后不远处: 「嘿嘿, 他们结识了新朋友早把我们这群团友忘记了!看, 正在那边玩得兴高彩烈哩!」我扭头顺着他的指尖望过去 果然见到三个十多岁的妙龄少女正与他们嘻嘻哈哈地在玩得热火朝天, 心忖: 这三只小猫真不简单转眼间工夫, 就有妞给他们泡上了。 青春,果然是充满魅力!梦猫见我走了过去, 礼貌地把身边三个新结识的小妞逐一向我介绍: 一个叫哈娜、一个叫秀子 另一个叫姬丝她们也热情地蹦蹦跳跳跑到我身边, 用充满着有如灿烂阳光一样的笑容 异口同声地向我打招唿: 「阿罗哈!」我知道这是一句夏威夷土话, 含有『你好、欢迎』的意思 便也回应道: 「嗨!」。 他们六人拿着排球继续互相嬉戏, 我则站在旁边偷偷把三个妞儿仔细打量: 哈娜一看就知道是夏威夷土着的后, 大眼睛、厚嘴唇、短头发满身古铜健康肤色, 乳房不算很大但结实坚挺,阴阜上碣棕色的耻毛生成一个倒转三角形, 下面的尖端直指阴户像一个交通路牌的方向标志, 指示着『由此路进』脖子上戴着一个用各种花朵串成的小花环, 典形的土生夏威夷小姑娘。 秀子是东方人种,黄皮肤、黑眼睛,听名字相信是当地日本居民的后, 乳房像两个白面做的肉包子鼓胀得来又毫不夸张, 大小恰好够用五只手指握拢阴阜上稀稀落落地长有一小撮乌黑耻毛, 柔软而顺滑不太浓密,但很性感,两块小阴唇得天独厚地特别肥大, 鲜红娇嫩地凸出大阴唇外面令阴户看起来像一个刚刚成熟的水蜜桃, 脖子上挂着一串用小贝壳穿成的项圈加上两颗兔子门牙与笑起来脸腮上的浅浅酒凹, 不免会叫人联想起她在床上的驯服温柔。 姬丝金发碧眼,是一个如假包换的正宗洋妞, 睫毛长直、头发弯曲可能是经常晒日光浴的关系, 身体的肌肤上留下两度清晰的乳罩和三角裤白印 阴阜肥胀饱满得隆高起来上面一丛金黄色的耻毛经过刻意修饰, 剪成一个心形图案表示她这里充满着爱心、来者不拒, 小阴唇呈粉红色泽两片嫩皮夹在大阴唇中间, 肯露出皱摺的边缘部份胸前两团肉球巨大而混圆, 乳房和鼻尖上都有几粒浅啡色的雀斑屁股肥大而弹力充沛, 是一个十分理想的炮架子很自然地让人想像到与她在床上打炮时的狂野奔放。 三只小猫在短短时间内就与她们混得滚瓜烂熟, 挂着打排球的名号实则是在互相调情,往往利用救球的机会, 一同倒在地上打滚不是你压着我,就是我骑在你身上, 肉体的亲密接触不在说就连生殖器也不时短兵相接, 就差没把阴茎插进她们的阴户里而已。 试过好几次,明明排球就在跟前,豹猫的手竟然握住哈娜的胸部, 舍大球不顾而去照顾小球;夜猫更离谱与秀子抢球的时候, 竟然将整个身体趴往她身上压得秀子一边吃吃地淫笑着, 一边搂抱着他把屁股乱扭乱摆如果不是阿桃警告过不得在公众地方性交的话, 我相信夜猫敢情会把阴茎顺势直插进去;梦猫比较规榘一点 仅是籍着站在姬丝背后教她发球的机会把阴茎在她屁股上面或者腿缝间揩磨, 又或用手臂触碰一下乳房的边缘。 我除了暗暗佩服小猫们泡妞的闪电速度之外, 也不禁让三个小妞热情的开放程度而弄得瞠目结舌 这时刚好阿珍在那边挥手唿喊我回去一起玩我顺水推舟地向他们说声『拜拜』便赶快离去, 免得多了个外人在旁观而令他们大扫雅兴不能放怀玩得尽情, 同时想起丢下阿珍一个人已经很长时间了不陪她游玩一下也实在说不过去, 口里边回答「来了!来了!」边匆匆跑回老婆身边。 六个人扔了一会飞碟,也有点累了,阿范见阿杏满身大汗, 伴着她到椰树林里乘凉;阿郎抓起一个水泡拖着阿桃往海边跑去, 两人仍活力十足地在波涛起伏的浪花里弄潮;我携着阿珍去买了两罐冻可乐 边喝边在沙滩捡贝壳遇上风景如画的背景时便拍几张照片, 我们平时上班各有各忙难得有此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渡假机会, 两夫妻此刻能把手同游轻松愉快得乐也融融。 【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