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间办公室里都是女生,只有我一个男生, 这些女人从来就没有把我当成男人好像我是她们的姐妹一般。 所有女生的话题,完全不避讳我的存在。 Ann是那群女人中的大姐,已婚。 每天她都会把自己弄得漂漂亮亮的来上班,因为其他女生从来也不化妆, 只有这位姐姐每天就是这样美美的。 其它部门的男人都爱来我们这里搭讪,Ann是大家的最爱, 因为言谈中最不忌荤膻由其她的声音很ㄋㄞ, 加上她总是爱穿短裙那双修长的腿不知让多少男人垂涎, 不然就是上衣的领口总是经常若隐若现所以那些男人总是爱到我们这儿来。 Ann很喜欢叫她的姐妹们帮她‘抓龙’, 每次按摩也不知道是痛还舒服姐妹总爱笑她说, 她的声音听起来就像A片中女优的呻吟声音每天这样的情节都会在办公室里上演。 虽然那群姐妹们经常在办公室里嘻嘻哈哈, 完全不把我这个主管放在眼里但是Ann的声音与样子总会让我分神去看看她。 Ann刚新婚不久,突然她就那群女人聊起男人, 女人就是这样常常忘情地就聊开了,Ann偶尔就会聊起跟她新婚夫婿的私密情事, 这些女人也常常因为这样的话越聊越兴奋还不时会问我会不会这样?会不会那样?有时真的会被她们弄得心猿意马。 因为总公司有一些新的电脑软体要推广, 我是理所当然的人选。 因为跟地区的通路商有接触,我们老大希望我们多跟他们交流, 于是就指定了Ann跟我去出差。 第一站到了台南,因为上个月才跟副总来过一次, 为了工作方便就投宿在靠近台南市政府附近的一家饭店。 因为到台南已经晚上六点多,加上七月的南台湾是相当的炎热, 所以我们约定各自先梳洗一番后再到饭店外头吃饭。 心想反正吃完饭就休息了,所以我就很随性穿了T恤短裤就下楼等Ann一起去吃饭。 没想到我们还满有默契的,Ann也是一身T恤短裤下楼来, 平常总是看她一身的套装今晚她的一身装扮的确让人眼光一亮。 在台南当然要吃担仔面,坐在矮桌矮凳上吃面是其中的特色。 席间,Ann穿着短裤,一双嫩白修长的双腿不时出现在桌边, 说不动心那真是骗人啦这一餐吃得真是不自在。 餐后Ann说天气好热,想买几罐啤酒消暑一下, 我就陪她去饭店旁的7-11买了半打啤酒回去喝。 回房后脑海不时闪过Ann那双美腿,打开电视用选台器胡乱地按来按去, 突然按到A片台电视中不断传来女主角凄美的呻吟声, 画面上是一位人妻正被男优弄得死去回来一时之间我的大脑定格了, 满脑子塞满了Ann的身影。 一阵敲门声把我从虚幻中拉回现实。 赶紧去应门,门口站着是Ann,手上还拎着四罐啤酒, 她有点微醺脸颊上透着苹果般的红润。 “欸,你在干嘛?我过来陪你聊天。” 还没经过我的同意,她就钻进我的房间,大剌剌的坐在我的床上。 当我关上门转过身,她露出异样的眼光看着我, 笑笑说: “刚刚一个人在看A片喔?”我心想 她怎会知道呢?她指了指我的下半身说: “不要骗我喔!”然后开心的大笑起来 不知道她真的醉了还是装疯卖傻?当我眼光移到她的胸口 起伏之间我看到两个凸点一时之间我恍神了, 她应该没穿内衣吧!她突然站起来走到我面前说: “你觉得我美不美?”、“跟电视里的女主角哪个美?”、“我刚刚也有看了一下 我好想喔……”这一连串声音让我的身体起了非常大的变化 她更贴近了我的胸口说: “想要我吗?”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年轻男子 是禁不起考验的我一把就将她推倒在床上,胡乱地掀起她的T恤在她胸口亲吻起来。 她用双手紧紧抓住我的头发,从她的指间可以感受到她的热情。 接下来我们不断地舌吻,彼此的双手不断在对方的身上游走, 不断地想将对方身上的衣物剥去。 夏天的好处就是衣服都穿得少,三两下两个人已经赤条条的。 转过头去看着梳妆台上镜子中,两个人不断地激情交缠着。 突然她坐上我的下半身,双眼恶狠狠的盯着我看, 此时空气似乎凝结不动了好几秒。 她慢慢吻上了我的胸膛,她的舌尖有如灵蛇般在我的胸口舔舐着, 沿着我的肚脐、小腹不断往下亲吻。 她先是用双手不断抚弄我的下体,我有点讶异她竟然如此般的熟练做着这些动作, 顺势着用双手将我的肉棒塞进她自己的口里那一刹那的感觉真的很难形容, 仿佛全身都要爆血管了。 我看着她为我服务着,享受着那孜意的快感真是令人感动。 为了感谢她的服务,我示意着她把下半身靠近我的脸, 当她的蜜穴靠近我的脸上时可以看到粉红色的小削已经湿漉漉了, 我一口含住了小穴用力吸吮着恨不得将所有的蜜汁一饮而尽。 受到这样的刺激,她停了一下她的动作, 回头用淫欲的眼神看了我一眼又继续对着我的肉棒不断吸吮, 我们不断用吸吮与舔舐的动作把我们的热情传递给对方。 经过了十来分钟后,她的下半身突然出现不断地抽动, 她停下舔舐的动作趴在我的身上不断抽动, 她轻轻的在我耳边说: “好爽, 我还要。” 经过短暂的休息,我将她压在身下面, 握着我的肉棒用龟头在蜜穴口不断磨蹭受到我的刺激, 她不断扭动着身躯下半身不断地往上顶,我握着肉棒不断在洞口徘徊, 我可以感觉到她湿润的洞口不断哀求着我。 最后她用双手抓着我的臀部不断往下压, 试图让我的肉棒插入她的体内 经过几分钟之后她不断狂野地叫着: “宝贝, 干我!快点干我!”眼见时机成熟我顺势将肉棒插入蜜穴中, 因为之前已经受到许多的刺激插入的动作非常顺利, 每次用力的挺身都换来她一阵惊唿过度湿濡的洞穴在抽插过程中不断发出液体挤压的声音, 每一次的前进与抽出都引出阵阵呻吟声。 我可以感受到洞穴中的每一寸都在吞噬着我的肉棒, 受到这样的热情相待我不由得发出阵阵如野兽般的低鸣声, 一种雄性动物原始的声音。 房间里不再是一男一女,而是一对饥渴发情的野兽, 不断做着最原始的交媾。 时间已经不存在了,我们只记得不断疯狂的作爱, 不断地变换位置、姿势时而双唇交缠,最后在她下半身不断传来阵阵的抽搐, 伴随肉洞不断吸吮夹紧肉棒的动作加上她的呻吟声渐渐变成狂野唿喊, 我也在这些刺激之下口中发出如野狼般的低吼声, 抽动我的下半身把我体内所有的精液全数射向她那热情的蜜穴深处。 在全数射出后,我们都累瘫了,她瘫在我的身上, 我的肉棒仍不舍地插在蜜穴里放任它的热情退去, 让爱液与精液伴随着慢慢流出洞口。 我们俩就这样昏睡过去,我也应该都累瘫了吧!午夜时分我醒来, 臂弯里她的脸跟我过去的印象完全不一样她就像一个被男人疼爱的小女人般地躺在我怀里。 下半身觉得有些黏黏腻腻的,我摇醒Ann拉着她到浴室去冲澡。 在浴室中我疼惜地帮她洗净全身上下的每一寸肌肤, 她只是静静地看着镜中的我为她洗遍全身。 擦干身体后回到床上,她跨坐我身上静静地看着我, 然后缓缓低下头亲吻着我我的双手不断在她的背后抚触着, 只是不断地亲吻着不像几个钟头前的激情。 她翻下身子躺在我身边, 轻轻地对我说: “以后出差就可以省回一个房间的钱了。” 我对她笑笑,搂着她慢慢睡去。 天亮后她回房间收拾行李准备前往下一站高雄, 一出饭店后我们两个人一前一后刻意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上车后一路上车子里弥漫着一股诡异的气氛, 完全看不出昨夜那一番激情过后的感觉。 一路上她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窗外的景色。 到了通路商的公司后,我们两个人马上堆起职业性的笑容与通路商的人聊着, 不时我们的眼光会互相交会到时都会很尴尬的避过去, 因为是非常轻微的动作客户并没有发现其中的异样。 忙了一天之后,晚上我们又要去找住宿的地方, 我们在高雄市区转来转去想要物色一家满意的旅店, 她忽然指了指前方一座硕大霓虹招牌那是一家汽车旅馆, 反正有人提议就好所以就决定投宿这家好了。 停好了车,走上阁楼的楼梯,门一开,是一间类似欧洲宫廷装饰的房间, 她忽然放下手边的行李扑向我的怀里给我一个非常非常热烈‘湿吻’, 受到她的‘激励’我也用我的双手与双唇给她热情的拥抱与激吻。 我们边走边热吻着对方,彼此忙着剥下对方身上的所有衣物, 才走到床边早已是全身赤裸了。 我的右手抚触着她的蜜穴,发现蜜穴变得好湿, 我压在她的下半身握住我的肉棒朝蜜穴塞去, 她仰卧在床上张开双腿迎接我的到来,我的下半身用力一顶, 肉棒顺势进到了花心最深处丝毫没有受到一丝的阻碍, 我想她应该是等很久了。 我的下半身像是一具失控的机器,不断地向她下半身顶去, 她也配合着我的动作用她蜜洞中的每一寸肌肉吞噬着我的肉棒。 应该有十来分钟吧,我们就一直这样的动作不断地交媾着, 她的脸上布满了潮红口里不断地喃喃自语夹杂呻吟的声音。 最后从我的大脑沿着背嵴延续到我的下体有一阵酥麻, 刺激着我的肉棒跳动着她的蜜穴不断夹紧我的肉棒, 我感到一股热流从我的体内爆出射向她蜜穴的深处。 我再度累瘫在她的身上,趴在她身上随着她胸口的起伏不断喘息着, 她的手轻轻抚触我的头发一种安全的亲昵感让我再她身上睡了一下。 梳洗过后,我们开车外出去吃饭, 我问她为什么跟我做爱?她笑笑说: “因为我爱啊!”我说: “这算是偷情吧?”她没直接回答我, 只是看着窗外淡淡的说: “女人有权利追求自己的性爱吧!”我很天真的问: “你老公都不跟你做爱吗?”她面有愠色说: “我在新婚的那一夜才知道 他身边的女人从来都不缺。” 我问她: “你这算是报复吗?”她说: “昨天晚上是的, 但是今天我想了一天反正他又不属于我一个人, 我又何必属于他一人?反正就是作爱嘛 爽最重要啰!”她转过头笑着对我说: “跟你做爱感觉很好, 反正也认识不怕碰到坏人呗!等到晚上我们再大战一场如何?”这次她的笑容有点诡异喔!因为今天的晚餐她帮我点了许多的海鲜, 然后对我说: “亲爱的给你补一下,补完后要留给我喔!”偷情就像吸毒, 只要开了头就会食髓知味而且会越来越重口胃。 一次出差的激情,让一对偷情男女迷失在欲海之中。 回到台北的办公室,一如往常的上班下班, 两人的关系并没有因为几天的激情有明显的改变 这样的秘密就藏在彼此的心中。 一直到过了半年,在一次假日的值班,再度点燃彼此心中与肉体饥渴的情欲。 周末下午四点,办公室的人全走光了,Ann因为手边有案子要赶在下周一给客户, 所以留下来加班。 因为假日的办公室没有其他的男士,为了安全起见, 我只好留下来陪着她加班。 我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一边上网一边打瞌睡, 百般的无聊地打发时间。 在台北的办公室轮到我假日值班时,因为大头都不在, 可以把自己想像成是老板在办公室里为所欲为。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干脆在办公室上色情网站逛逛, 有一段没一段看着网路下载下来色情短片。 因为有些片子下载需要一些时间,有时会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不知道Ann何时进到我的办公室,刚好影片下载完开始自动播放, 荧幕上的喇叭好死不死的就传来阵阵AV女优的呻吟声 先是突来的声音把我吓醒当我看到门口Ann时, 简直是吓呆了空气顿时降到了零下三十度,两个人都很尴尬的看着对方。 Ann转头出去时,留下一个尴尬的傻瓜在小办公室里。 过了五分钟,Ann又进来我的办公室, 进门后她反手锁上了门: “帅哥!会不会欲火焚身啊?”眼神中露出半年前在出差激情时的暧昧。 我受到这样一点的‘激励’,起身走向她, 紧紧抱住她就是一阵热吻她也毫不客气地给我热烈的回应, 这一下子两个人全身仿佛着了魔两个人紧紧地拥住对方, 彼此的双手不断地在有点熟悉又有点陌生异性身体上摸索着 彼此的欲火在此刻都被点燃了。 我拉着她的手快步地走到邻近的会议室中, 如饿虎扑羊般的将她推倒在会议桌上粗暴地扯下她的内裤后, 伸出我的右手在她毛茸茸的私处不断地抚弄透过指尖可以清楚感受到她的生理变化。 而两个人的双唇仿佛画成两条灵蛇,不断地搅弄着对方。 她的手顺势移到我的裤裆,在她隔着西装裤的抚弄下, 我的下体有一阵阵的灼热爆裂感不断涌出。 我也不甘示弱地用双手胡乱地剥开她的上衣扯开胸罩, 在她美丽的乳房露出时我也凑上了我的唇,贪婪地吸吮了起来。 在我的双唇与手指的侵犯下,她口中开始发出低吟的声音, 我抬头看看她眼前是一位闭上双眼,尽情享受着偷情滋味的少妇。 在我的右手指尖,可以清楚感受到她的下体的湿润, 与配合手指与亲吻的动作上下起伏。 我心想,应该是时候了,于是迅速褪下我的裤子, 我的肉棒早已成了怒目金刚扶正了肉棒对准蜜穴用力一挺, 丝毫没有阻碍的就进了的蜜洞。 湿润的肉壁让我每一次往前顶,似乎都顶住了花心, 换来她口中一阵阵淫荡的唿声这样的声音不断地刺激着我用力顶向她的下体。 她受到这样的刺激,竟然曲起了双腿,用她的双手扳开大腿, 整个下半身犹如M字般的用力撑开仿佛在催促着我在更深入的插入她的蜜洞。 经过一阵奋战后,透过我的肉棒传来一阵持续密集的颤抖, 蜜洞里的肉壁突然变紧了好像章鱼的吸盘般紧紧地吸着, 她的脸上出现一阵红晕。 会议室的空调原本就比较冷,但此时的Ann却已是香汗淋漓。 接着Ann全身颤抖了起来,伴随她下半身的抽动与蜜洞的挤压, 我无法再忍耐瞬间我把积存了一周的精水一股脑儿全射进的身体里, 这时她身体颤抖得更激烈了我们俩同时到达情欲的顶峰。 虽然我的‘精锐’尽出,但是我的肉棒并没有立即露出疲态, 仍旧插在蜜洞中享受着密洞传来的阵阵温存。 我弯下身给她非常深情的一吻, 她用淫秽的眼神看着我: “坏人, 你把人家弄坏了。” 我温柔地用双唇在她半裸的上身四处游走, 她也闭上双眼享受片刻温存直到我的下半身降温软化, 我们才赶紧收拾残局把弄歪的会议桌推定位。 看看彼此都是衣衫不整的淫乱样子,两个人都不禁莞尔一笑。 我问她工作做完没?她点点头。 看看手表已经近晚餐时刻,于是我们相约用餐去了。 一个月后,她伸出左手在我面前晃来晃去, 然后用不能再近的距离看着我我觉得都快得到斗鸡眼了。 她静静地说: “我离婚了。” 她的左手无名指上很清楚地留下一圈的戒痕。 我问她为什么?她说: 她已经对前夫失望透顶了, 也没任何感觉。 而且她不想骗自己的感觉,做一个偷情的女人;她希望在享受性爱时, 是没有道德上的压抑能够尽情的享受这一切。 接着她就转身离去,走到我办公室的门口, 突然回过头说: “哎!我知道你下个月要休年假去峇里岛 我想跟你去好不好?而且我订不到房间 可能要跟你挤一挤啰!”我看着她笑笑说: “那你要问我批不批准你的假噜!”她回答说: “我的比基尼泳装已经买好啦!你不让我去, 我怕你在峇里岛是没有色情网站可以上的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