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女侠红娘子

大明崇祯四年,天下大乱,河南开封大相国寺门前, 一支远道而来的杂技班子正在摆场只见一个姑娘穿一身鲜红的短靠, 一根黑色宽腰带紧束腰间把她细腰丰胸,窈窕健美的体态勾勒得鲜明动人, 红衣衫的衬托下一张俏脸愈发显得白哲生动, 她正是红家班的班主-----红娘子她轻轻巧巧地跃上了一丈多高的钢丝绳, 单脚立在上面悠悠晃晃;接着柳腰轻摆,在钢丝上走了儿个来回, 双手则在空手优美地舞动着;她不知道台下有一双不安分的眼睛贪婪的盯着她 此人是本地的采花淫贼----张浪"又有新鲜货了"张浪暗想。 这边红娘子从钢丝上轻轻跳下来,拱手向台下的衆人称谢, 张浪手拿一块碎银上前"好好 ,好"把银子往红娘子的托盘一放, "人更好"手顺势要托她的下巴。 他不知红娘子不是一般的江湖女子,自幼学艺, 武功高强一个只会点皮毛、全靠下三漤的手段的张浪岂是她的对手。 红娘子道"哪来的淫徒"单手只一挡,一脚踢了个嘴啃泥, 衆人哄堂大笑"好!"一声喝彩,红娘子抬头望去, 见一英俊的公子正是李岩,"姑娘若不出手,我也便宜不了这小子"这边红娘子与李岩一见锺情, 张浪灰熘熘的爬起"你早晚也是我的"恨恨而去。 李岩提醒红娘子要当心张浪后,便告辞而去, 红娘子并不在意"一个小泼皮,有什麽大惊小怪的"她并不知她的大意带来多大的劫难。 红娘子依旧每天摆摊出场,几天倒也平安,马上就要啓程转场了。 再说张浪,自那天挨了红娘子一脚后,便捉摸他的计划。 打不过,就用别的法,他用几天的时间跟踪和观察红娘子, 掌握了规律黄昏,罪恶的计划开始了。 张浪在红娘子散场前潜入红家班的租房, 挑开红娘子的卧房窗户钻了进去又掩好不留痕迹, 红娘子的闺房里有一股淡淡的香气离美人又进一步了, 张浪心动不抑在屋内寻觅,姑娘的小床上有一个包裹, 轻轻打开里面全是红娘子的贴身衣物,张浪狂喜, 江湖女子对内衣并不讲究大多是些粗布麻之类, 可因爲是红娘子贴身而穿张浪拿起深嗅,便有一股浓烈的少女气息扑面而来, 这雏儿还是个处女!张浪凭经验发觉便把絷衣摆在床上就要手淫, 勐一想不可误了大事便挑了两件鲜艳的往袖里一塞, 原样系好包裹便潜入床下,把玩 着絷衣等待红娘子---他即将到手的猎物。 不久,伴随着一阵银铃般的笑声,门开了,红娘子进来了, 张浪虽在床下仅能看到腰身以下那秀腿已够他心动不已了。 红娘子招唿大家洗脸吃饭,张浪对这规律很熟悉, 吃完饭累了一天大家要休息,红娘子则还要练剑, 他把时机选在了练剑这一时段人少,又都休息。 果然,吃晚饭不久,红娘子就拿上宝剑,掩上门, 在院中练了起来。 张浪轻轻从床下爬出来,拿出一个小纸包,把包中的迷药倒入红娘子的茶壶, 轻轻晃了晃淫笑时似乎看到红娘子被迷昏的模样, 他知道她练完剑一定会喝的便又潜回床下。 红娘子浑然不知,不久推门进来,从壶中到了一碗水一饮而尽, "倒也倒也"张浪在心中暗念果然,红娘子不久头一昏倒在了地上。 张浪出来贪婪的看者娇躯"我终于把你弄到手了", 胡乱地在红娘子身上摸了几把拿出口袋一装, 轻轻地拨开院门直奔他的淫巢而去。 张浪的住所在城东铁塔一带,地上不过与一般人家无异, 不知道底细的人不会起疑。 堂屋地下三尺有一间密室,这便是张浪的安乐窝, 他在这里不知奸淫了多少良家女子玩完后杀掉就地掩埋了。 张浪把红娘子劫回安乐窝,从口袋中将红娘子拖出, 红娘子仍昏迷未醒张浪惧他一身武艺,便把红娘子手足分开绑在"美人架"上, 又喂了"麻功散"上去休息准备勐干红娘子。 再说红娘子,过了许久才悠悠醒来,刚要起身, 却发现动弹不得仔细一看,发现自己被绑在一个木架上, 所幸衣裤整齐正疑惑间,密室门一响,张浪淫笑着来到红娘子面前, "美人醒了还认不认识我"红娘子定睛一看,"原来是你!"后悔不听李岩的劝告。 "我说你早晚是我的,不错吧""你赶快放开我, 不然我绕不了你""你以爲你这辈子还能出去来吧 让大爷教教你吧"张浪上前把手抚向红娘子红娘子欲运功抵御, 却丝毫动弹不得。 "哈哈,我告诉你,这是我特意爲你设计的美人架, 任你武艺高强也乖乖让大爷享用"红娘子欲嚼舌自尽, 功力已失。 "我们开始吧"美人架上的红娘子鲜红的短靠, 一根黑色宽腰带紧束腰间显得格外性感娇娆。 张浪从红娘子的小脚开始,顺着秀腿摸到大腿间, 隔红裤把鼻子深埋在女侠羞处"我没猜错的话, 你还是个雏儿让大爷给你开苞吧"张浪一时性起便不再温柔, 兹兹几下便把红娘子剥了个精光。 红娘子双乳大而圆,奶头小若红豆,乳晕上还有几根毛, 她的牝户甚紧牝户上只有稀疏的阴毛。 张浪俯头先在红娘子的阴户上闻了闻。 红娘子想踢她,不过徒花力气。 "还叫"张浪双手用力夹着她的牝户的阴唇一扭!"哎哟!"红娘子痛得尖叫起来。 张浪把头探到女侠羞处再闻: "十分清新, 你果然有处子之香!"红娘子双腿是大张的牝户口撑得阔阔。 张浪凑头用眼看看她的牝户内: "肉色鲜嫩, 果然是上品!"红娘子像只小白羊她急得粉脸胀红, 难过得要死她虽是江湖女侠,此刻情急下,也不禁梨花带雨, 哭了起来。 张浪坐到美人架旁,伸手摸了摸她鲜嫩的牝户。 红娘子怒急羞槐, 混身颤抖: "恶贼!你千刀万剐!"他肚内的春药力亦已发作, 淫心大起卸去衣裤,就压着红娘子。 她急得大动,但手脚被铐,动弹不得,只能向张浪吐口水。 "香涎!"张浪狞 伸出舌头将脸上的口水舐进肚内, 他双嘴一张就咬着红娘子的小嘴,亲了个不亦乐乎。 他嘴在吻她时,手则在动,抓着她两只奶子。 红娘子从未被人这麽轻薄,眼中又磙出泪水。 张浪咬着她粉头,掌心就搓揉着她的奶头,那两粒小红豆, 被他掌心热力搓得两搓果然微微发硬。 她急得全身冰冷发抖,而张浪的阳具,住她小腹上左揩右旋, 已经发硬昂起。 红娘子大字形的摊开,他的龟头在牝户外撞了几撞, 已经是滑滑的。 他握着阳具,就往她牝户内一挺!"唉唷!"红娘子痛得热泪直流。 那张浪只插入一半,就被紧夹着,有寸步难行之感。 "果然是处子!"张浪再用力一挺。 "哎啊…痛死了…"红娘子几乎晕了过去。 他的阳物全直进牝户内,剩下皮囊中那两颗小卵在牝户外。 红娘子的牝户内渗出一阵热汁来,她痛得昏死过去。 张浪再扭动"美人架"的机关,埝在红娘子屁股下的一块木板 凸了起来。 这样,她的牝户贲起又多了几分,他用力一压, 阳物又再挺入半寸那龟头被团团嫩肉咬着似的, 使他有说不出的"畅快"!"处女就有这个好一味够紧!"他慢慢地拉出阳具, 拉出一半又再全插回去。 "哎唷…你这贼…毁我贞*…"红娘子痛醒过来, 她哀哀的叫着又气得晕了。 张浪没有理会,他只管自己抽插,片刻间又干了百多下。 红娘子的牝户内,热汁从腿隙旁渗了出来,那是丝丝的处女血!而他抽插了这麽久, 她牝户分泌的淫汁越来越多那羊肠小径,变得比较"宽阔"了, 张浪每下抽插比开始时容易多了。 "好,就等小骚货享受一下滋味儿!"他拔出阳物, 龟头上红了一片正是处女之血。 他将阳物住她小腹上揩了两揩,将血揩干净。 红娘子身虽不能动,但眼前是见到自己小腹上有斑斑鲜血…"恶贼, 我做鬼也要报仇!"她恨恨的。 "哈…"张浪拿出羊眼圈来: "这下子我就要你半死不活!"红娘子不识羊眼圈用处, 仍在痛骂不绝。 张浪在龟头上套牢了那淫器,又往红娘子的牝户一插!处女捱羊眼圈, 当然是死去活来。 "哎呀!"红娘 子只觉有些尖毛在她牝户内的嫩肉揩擦, 再戳进她的花心内这似有千百条娱蚣在她体内爬一样。 她又麻又痒,羊眼圈的毛毛刺中她牝户内"伤口", 她想呻吟但她知道自己呻吟求饶,徒令张浪这恶贼有更快感。 她用门齿咬着下唇,混身抖颤,冷汗涔涔而出。 张浪是剐轮老手,他抽插了几下后,就放慢了动作, 他改而轻摇屁股让龟头的"毛毛"在她的牝户内转圈。 那羊眼毛在她的牝户内钻得两钻,这种麻痒令红娘子翻起白眼, 连连喘气。 "你求我饶了你…我就不用羊眼圈!"张浪望着红娘子轻挑慢捻。 她倔强的摇了摇头: "就算死…我也不会求你这狗贼…"她喘着气: "有本事…你就放了我…单打独斗!""噢, 小美人你这麽硬颈…可怪不得我!"张浪"卜"的将阳物拔了出来, 他多拿一个羊眼圈套在阳具当中。 "大淫妇也捱不起两个圈的…你求不求饶"张浪奸笑。 红娘子牝户内除了处女血外,遭羊眼圈揩久了, 亦流出不少白涎大腿侧和阴唇都是湿濡濡的, 张浪握着阴茎慢慢又塞进她肉洞内。 "哎呀!"羊眼毛的剌激,令红娘子忍不住吟了一句, 她下体开苞的痛感是没有了反而又痕又痒的感受, 令她心跳加速。 他没有勐烈的冲剌,只是用阳具在花芯附近转来转去。 "哎…哎…喔…"红娘子终于抵受不住, 呻吟起来: "你…就给我一刀…算了!" "不!你这麽美, 我起码要淫辱十天半月!" 他双手搓揉着她两只奶房 腹下就运起九浅一深之法弄得红娘子不断呻吟。 此刻皮肉之痕,令她"尊严"全失了,牝户流出的淫汁越来越多。 "大爷!啊…饶了我吧…奴奴不敢了…"红娘子突然娇唿, 跟着梨花带雨哭起来: "大爷…你不要那有毛的东西好不好" "哈…"张浪故意用龟头的羊眼圈钻多两钻 弄得红娘子又是连连的口震唇颤抖。 "不要…啊…"红娘子体内突然涌出一阵热流, 这是她真阴泄出。 那些白白的黏液,将羊眼圈的毛毛黏成一团, 而红娘子喘气喘得更急了: "啊…啊…不要…" "好美人 假如你叫声好哥哥…我就饶了你…"张浪阴茎的感觉 告诉他红娘子的真阴已泄出她真的撑不了!他又再撩多她几下。 羊眼圈的"尖毛","剌"在红娘子的花芯上, 她又连连喘气呻吟: "好…唉…啊…好哥哥…" 她两眼翻 白, 似乎出气多入气少。 张浪觉得差不多了,一按机括,铐着红娘子的手铐脚铐松开, 美人架亦降回如常。 但红娘子的手脚被铐多时,气血运行不顶,一时间亦未能动弹。 张浪柔声: "好美人,只要你如我意,决不会亏待你!" 他脱下羊眼圈, 浸在酒杯内。 他的手,又轻摸红娘子滑不熘手的胴体,而那昂起的肉茎, 又慢慢插入她的肉洞内。 红娘子只是饮泣、喘气,她淫汁流多了,牝户比较宽松, 他的阳物拉出插入较前方便。 "吱、吱"声不断,张浪体内的春药发作,他抽插的动作开始快起来。 那阳具沾满红娘子的淫水阴液,润滑得很, 他索性提起她的大腿: "好美人…哥…快不行了…"他的龟头抵着她的花芯磨了磨, 而红娘子 的手亦大力搂着他的背嵴住抓牢: "哎…要丢了"张浪突然打了几下抽搐 他颓然伏下一道道热浆直喷入她的子宫内。 咚!密室的门被撞开,李岩带人杀了进来,见红娘子这般模样, "我来晚了!"挥刀手刃了张浪给红娘子穿好衣裤, 不久便投奔李闯王而去。 而红娘子失贞一事,成爲以后二人悲剧的隐患。

上一篇:龙煌九重变 下一篇:侍奉女官